电影网>电影号

《歌手2024》:“救那英”与“救自己”

时间:2024.05.14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一起读娱

文 | 蒜香啫啫角

时隔四年,《歌手2024》终于整了个大的。

首播当晚《歌手2024》相关话题就开始在各社交平台刷屏,从#那英紧张#到#五旬老太守国门#火爆全网,一天后收获全网热搜974个,抖音节目主话题拿下32.9亿播放。同时,持续四天的热度发酵,也带火了芒果超媒的股价,截至5月13日芒果超媒收涨11.69%,盘中一度涨超12%。

湖南卫视确实惯于在综艺中用明星阵容撬动市场话题,不过《歌手2024》能够大爆显然还是与以往稍有不同。简单来说,这档节目踩中了市场多维度的兴趣点,让用户玩梗与对华语音乐的关注融为一体,从而形成了用户的自主讨论与话题热度扩散。

近两年各综艺赛道的发力让音综的疲软态势愈发明显,每年都有音综与观众见面,音综赛道也走向细分化,但能够在市场中形成一定影响力、推出几首爆款歌的节目仍然数量有限。在这一背景下,尽管《歌手2024》的开门红很难被其他节目借鉴,节目未来也不一定能持续走高,但至少我们还是可以探讨为什么这样一个老IP在今年能够带来市场震动。

为什么《歌手2024》能引发全民玩梗?

作为一档老IP音综,《歌手2024》天然具有一定话题度,但这次为了重出江湖,节目确实足够用心。大胆采用全开麦直播形式回应大众市场对音乐表演真实性的期待,是其能够吸引观众的重要基础,而在这份基础上,节目走向国际化则是这次全民玩梗的关键。

在《歌手2024》首期揭榜赛中,除了国人歌手那英、二手玫瑰、杨丞琳、汪苏泷与海拉阿木,还有两位海外歌手香缇·莫与凡希亚·奥伊亚。在节目开播前,观众多在调侃看阵容就知道那英赢定了,而直到节目播出后迎来“反转”,才让这档节目真正具有了足够的热度。

简单来说,就是两位国人不熟悉的海外歌手奉上了超出预期的精彩表演,首期比赛海外歌手力压中国歌手的“反转”结果,为网友提供了一个造梗玩梗的契机。#那英 叶赫那拉氏的宿命#、#五旬老太守国门#、#格莱美大战草莓音乐节#等等热门话题看似是节目首期竞演结果激发了观众的荣辱感,但或许用“看热闹不嫌事大”来形容更贴切。

那英的一举一动化为表情包,网友到各自心中的实力歌手评论区呼吁他们参赛,都只是一次全民社交的体现。当韩红也加入玩梗队伍发出“我是中国歌手韩红,我请战!”的博文后,市场稍显错愕后跟着哈哈笑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

为观众网友提供玩梗的源头,已经是当下综艺造热度出圈的必要一步,而《歌手2024》能够激发全民玩梗的关键,在于踩中了市场情绪。近些年市场对于华语乐坛的唱衰不断,大众希望看到更多有实力的音乐人、歌手出现,而当有一个让人们能把自己心中优秀歌手音乐人安利给更多人的机会时,自然会激发他们行动。

尤其是,关于“谁适合上《歌手2024》”的话题是所有对音乐有兴趣的人都可参与的,每个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答案,所以我们看到网友涌入了邓紫棋的吃播直播间,看到了许多歌手对粉丝期待做出回应。也就是,《歌手2024》提供的玩梗机会击中大众市场情绪且每个人都能参与,使得这场帮那英“摇人”的阵仗越来越大。

当节目对舆论做出反应,表示歌手们可以自主报名后,也可以理解为是节目官方对网友们的这次玩梗定了性——关心华语乐坛的人们在寻找适合上节目的歌手。这样的回应确实体现出湖南卫视对市场的了解与对舆论的掌控力,而走到这一步或许并非在节目组的主要预期中。

全面转型的《歌手》仍在自救

这次《歌手2024》能够火爆全网离不开对海外歌手的邀请,但其实国际歌手参与并非是《歌手》IP的首次尝试。2015年郑淳元以补位歌手参与到《我是歌手第三季》,之后从2017年开始迪玛希、Jessie J、kristian Kostov、MISIA分别参与了每一年的节目,因而《歌手2024》走国际化策略相比创新创新更该说是顺其自然。

让国际歌手来到节目,一方面是为内容增加新鲜感,一方面也是节目始终处在邀请难的现实困境中。早期作为引进节目,《我是歌手》的定位延续了韩国原版,是一档力图让沉寂的实力唱将重出市场的唱将音综,因而能上“歌手”舞台的歌手意味着有强劲的演唱实力与一定的市场影响力,然而当节目播出多季后,本土市场待发掘的实力唱将变少,节目开始面对邀请难、口碑下滑的局面。

从四、五季开始“歌手”就陷入了综N代的困境,前期总能凭歌手阵容获得高话题度但随着播出就会口碑持续下滑,直到2020年“歌手”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歌手·当打之年》聚焦年轻歌手,试图摆脱过去对歌手高要求的标准,然而结果不尽如人意,市场仍然不买账,于是IP发展暂时进入了停滞状态。

显然,彻底改变多年的市场认知是困难的,而今年的《歌手2024》其实仍然在尝试改变。从首期的国内歌手阵容来看,二手玫瑰是本土化摇滚的代表乐队,汪苏泷的创作实力已被市场验证,杨丞琳多年积累了多首打动人心的作品,海来阿木作品在中老年及下沉市场有着强影响力,但其实除了那英其他歌手很难称得上实力唱将。

包括目前放出的节目第二轮揭榜投票名单,李昊、伯远、苏妙玲、吴莫愁、石玺彤、王靖雯不胖、安达组合、裘德等不同音乐类型、不同年龄的音乐人都在其中,不难看出《歌手2024》为后续长期发展铺路的决心,坚持调整节目在市场中的认知——让节目从挖掘放大实力唱将转变为各领域头部音乐人提供舞台。

为更多音乐人提供舞台的初心是好的,另外今年选择全开麦直播的形式也是在回应近两年市场对假唱的极度不满。从行业视角来看,一个有较强影响力的老音综IP,愿意就行业现状为音乐人提供更多机会,愿意关注市场情绪与市场需求进行改革,都是值得肯定的。

不过在读娱君看来,这样的转型方向或许并不会让《歌手》迎来新生。首先从行业环境来看,音综赛道足够拥挤,每一档音综都在为音乐人提供舞台,《歌手》或许是其中舞台最大的,但当不再聚焦到实力唱将的标签上,也就容易失去足够的特色与差异化。

其次,从目前市场的反馈来看,市场似乎仍然更关注唱将。最明显的,在网友的玩梗中那英是绝对主体,其他参演歌手几乎不在讨论范围内,网友们寻找的也是自己心中的唱将,换言之,当下因为有“中外大战”摆在面前,观众们还无心关注节目的变化,甚至仍然在期盼着在《歌手2024》的舞台上看到唱将间飚高音的对决,这对于想要扭转认知的《歌手2024》算不上好消息。

IP想要自救,找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大概率不能和市场期待硬碰硬。不过我们也认为,《歌手2024》的转型并非全无希望,既然节目组在引入更多海外歌手,并且开始强调海内外的音乐人交流,观众也关注“中外对决”,那么节目或许可以顺势向“中外交流”转型,让同类型的海内外音乐人碰撞,唱作人与唱作人,唱将与唱将,流量与流量,这样的节目或许也能实现话题与口碑的双丰收。

音综是综艺市场的中流砥柱,不细分某一风格、文化的综合型音综则是音综赛道的大菜,作为这些大菜中的经典,《歌手》IP的长期延续有着较大价值,能够相比其他音综更轻松的接触到大众市场,湖南卫视也有更多资源资金实力实现综艺化的中外音乐人交流。因而我们期待着今年《歌手2024》后续的表现与未来的发展,让更多优秀音乐人、好听的音乐在我们耳中萦绕。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


前任3:再见前任
喜剧

前任3:再见前任

前任系列最终完结

电磁王之霹雳父子
剧情

电磁王之霹雳

吴建豪化身电磁王

大决战之辽沈战役
战争

大决战之辽沈

辽沈战役经典还原

大决战之淮海战役
历史

大决战之淮海

抗战经典淮海战役

免费
剧情

免费

当代青年创业故事

无人区
犯罪

无人区

徐峥黄渤生死对决

友情链接:在线综合网你懂的  亚洲欧美一区二区激情五十路  国产日韩欧美一区二区  性欧美精品 中出  国产日韩欧美一区二区  欧美日韩国产在线网站  国产一二三区免费看  精品国产理论一区二区电影  日韩欧美女人制服在线观看  存线日韩日本国产亚洲